登錄 | 註冊

在袁家村貓冬

2020-12-28 15:18 人民網-人民日報海外版

  起起伏伏的關中平原,似五線譜上起伏的旋律。袁家村,就在這樣的起伏裏,如一塊璞玉,鑲嵌其中。

  初冬時分,我從西安出發,氣温已經驟降,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,抵達袁家村。還未進村,秦腔已經縈繞耳畔:“菜葉兒次綠面,小蒜兒捲紙卷兒。油勺兒吃起香又甜,保管他一見就喜歡。”這是《梁秋燕》中的唱詞,講的是秋燕在陽春時節挖野菜慰勞軍屬的橋段。

  這曲秦腔猶如鄉野的風拂過心頭,唱秦腔的人,嗓音沙啞,也似這個時節的北風吹過枝丫。袁家村,我就這樣來了,為了口腹之慾而來。的確,袁家村以“吃”而聞名,天下旅遊,唯吃不破。這也是袁家村能帶給我們的味蕾盛宴。

  走進村子,一街兩巷的吃食,一字排開,各種香味撩人鼻息。走進去的感覺,借用同伴的話,“眼花繚亂,口水四濺”。

  笨雞蛋炒小葱,金黃的蛋花,翡綠的小葱葉,吃一口,滿滿的童年味道,那感覺,讓人想起少年淘氣貪玩到很晚回家時,母親炒的雞蛋花。

  油酥麻花,擰成了一朵花的樣式,一聞,就知道是菜籽油炸出來的。做麻花的面,還加入了些許蔬菜汁,養眼可口。一口焦酥,似乎把這個冬日的乾爽都擰成一股繩,瞬間拴住你的味蕾。

  袁家村的粉湯羊血也很不錯。油潑辣子放得足足的,熱氣騰騰的一碗,抄起一筷子粉絲,呲溜一聲入口,口腔中,舌尖與粉條似在纏綿着一場戀愛。羊血是新鮮的,剛煮出來的,帶着滿滿的食慾,咬一大口,瞬間能感受關中漢子的豪爽。

  解膩,還須袁家村人自制的老酸奶,未到袁家村之前,就知道了這裏老酸奶的名氣。幾乎可以稱之為“網紅老酸奶”,剛剛做出來的酸奶黏稠、香甜,帶着些許的糯,有一股鄉情在舌尖縈繞。純淨的奶香,與眼前的鄉風鄉俗融合在一起,讓人覺得袁家村裏的磚瓦可愛,門楣可親,袁家村裏的人更是淳樸。

  村子的中央有石磨,磨的是黑芝麻糊。青石磨盤,被一頭黑驢拉動,吱吱呀呀的木頭與青石的摩擦聲,蒙上眼睛的黑驢呼呼的喘氣聲,沙沙的黑芝麻糊從兩隻磨盤脣齒間流出的聲音,這一切,都讓人想起鄉土農民畫中的場景。

  村子的背街,竟有做鐵壺的匠人,手工做出來的老鐵壺,煮水泡茶。茶葉叫不上名,是紅茶,有一股酣暢的香氛,老鐵壺的鐵離子似乎催發了茶水的甘甜,兜頭一通開水,茶葉在茶碗中上下翻滾。那個還未進村,就已經聽到的秦腔,此刻再次開唱,這一次,唱的是《二進宮》裏的橋段。一個男人唱着李娘娘的腔調,果真別有一番風味,儘管唱秦腔的男子年逾花甲,那份兒傻傻的媚,卻讓人覺得可愛。

  一邊看着做鐵壺的匠人勞作,一邊叫上一杯紅茶品着,哈氣成冰的冬日,我就這樣坐在袁家村村角的一隻條凳上,喜鵲在遠方的樹上默不作聲,似乎也在聽關中漢子的唱詞,聽醉了。今天不走了,我決定住在袁家村,貓個冬,一天足矣。

 
附件下載:
標籤:

相關閲讀:

用户名:   (您填寫的用户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)匿名

驗證碼 :  驗證碼

網友評論: